厦门大学会计学科名家讲坛之十五——《政府资产治理与政府会计改

发布日期:2019-10-16 19:43   来源:未知   

  新学期伊始,厦门大学2018级MPAcc学生参加了管理学院会计学科名家讲坛之十五——《政府资产治理与政府会计改革》,本次论坛演讲嘉宾张国清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公共产权视角下的政府资产治理、分析了政府资产治理与公司资产治理的主要区别、并通过生动的案例向大家讲解了政府资产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引言:随着社会的不断深入发展,政府介入地区经济的治理逐渐受到人们关注。政府会计作为政府治理的重要工具,在实现善治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政府治理环境的变化也会影响到政府会计职能的发挥。政府资产治理作为国家治理的一项内容,它的目标自然也是使得国家能够善治。在公共产权的视角下,政府资产是公共产权的主要客体,是公共部门提供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务的物质基础,能够支持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全面发展。与此同时,它也是重要的财政收入渠道之一。与公司治理类似,政府资产治理也强调资产管理中权力的分离与制衡,同时强调激励、约束监督和绩效导向,使资产管理实务、问责导向更加透明。政府应当以市场效率为原则、善治、企业型资产财务报告为导向来引入并改进政府资产治理,从而实现全体人民的福利。

  政府会计改革,改的不仅仅是一项会计核算的“游戏规则”,更重要的是在管理意识、业务流程和内部治理水平方面进行改革。张国清教授从以下三方面向我们打开了政府资产治理与政府会计改革的一扇窗。

  政府会计改革的核心,是由原来以收付实现制为基础的预算会计制度体系,变革为“双基础”“双分录”“双报告”的预算会计和财务会计相互分离又互相衔接的会计制度体系。虽然从表面上看,仅仅只是由于会计基本假设变化导致的会计核算体系变化,但是在会计假设前提变更的背后,是对单位负责人管理意识的冲击。

  例如,在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的财务会计体系下,行政事业单位实现了全成本核算。资产的折旧需计入日常费用核算,意味着以前“占山为王”“多拿多占”配置资产的观念会导致“占有资产越多,相应的资产折旧费用就越多”。而在评价单位绩效时,占有的资产量多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特别是在政府综合财务报告需进行审计和公开的背景下,作为反映单位财务情况的载体,财务报表的主要内容是由单位负责人决定的,而不是财务人员决定。行政事业单位如何应对新旧衔接,特别是如何在新制度体系下做好单位顶层设计安排,都是有待单位负责人认真思考的课题。

  例如,单位合同管理虽然是行政事业单位内部控制业务层面的重要模块之一,但并不受大部分行政事业单位重视,并普遍出现未设置统一归口管理部门、合同由各部门分散管理、无合同管理信息系统等问题,造成财务部门无法掌握单位全部合同特别是经济活动情况。在收付实现制的基础下,会计核算是以资金的收付为基础的,而在权责发生制的基础下,由于缺乏经济合同的必要信息,单位财务人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法准确确认和计量收入、支出,以及应收和应付往来款情况。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在原有会计制度体系下的一些好像运转还比较“顺畅”、“便捷”或者大家已经习惯的业务流程,在现有的政府会计制度体系下则会显得“走不通”、“转不动”。财务信息流和业务信息流是相伴相生的同步关系,不可能割裂业务信息流而只强调财务信息流的改变。特别是在业财融合的大趋势下,财务信息的改变势必会影响到业务信息的改变,进而导致业务流程的改变。只有通过前端业务流程的梳理,才能产生新制度框架体系下所要求的财务信息。否则,如果只是变革会计管理体系,[私人电子杂志制作软件推荐]陈列平博士创立NextCure在美IPO!还有哪些药政府会计将会是“无米之炊”、“无本之木”。

  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治理取代社会管理正式成为我国社会建设的关键词。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更是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而且对“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做出新的部署。提升行政事业单位内部治理水平,成为现阶段的主要工作目标。对比原有的预算会计体系,政府会计制度体系更能全面反映单位的财务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单位财务情况是内部治理水平的客观反映。内部治理水平的低下、日常运转的低效,直接体现在单位较高的成本费用以及较差的绩效评价级别上。政府会计改革的实施,则可以倒逼单位内部治理水平的提升。

  财务数据来自上游业务系统,政府会计改革的成败取决于从上至下单位内部管理理念、模式和流程的转变,从业务前端带动财务的转变。如果仅仅依靠财务人员从核算末端影响业务端,政府会计改革的过程将充满困难和反复。佛山味道满满的央视中秋晚会你看了吗?(附事实上,政府会计制度的具体核算规则可以嵌入到会计核算信息系统。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今天,具体的会计核算分录甚至可以通过信息化系统自动生成。作为财务人员,需要掌握的不仅是政府会计制度本身,还包括在政府会计改革背景下,管理会计如何在行政事业单位管理中运用,如何在行政事业单位的发展中充分发挥财务的作用。

  结束语: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政府会计在制定准则时应考虑与国际准则的协调和趋同,以实现国别间的比较。同时,必须考虑我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因素的影响,避免不加批判地引入其他准则体系。从教授提供的案例中也可以看出,我国政府资产治理存在很多历史问题,因此在资产管理的过程中也必须考虑多方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此外,对于已经制定的会计政策要观察其长期的影响,在应用中及时修正,不断借鉴国际政府会计改革的经验和教训,确保政府治理水平的提升。

  张国清:博士,厦门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财政部首届政府会计准则委员会咨询专家、中国会计学会政府及非营利组织会计专业委员会委员和中国会计学会财务成本分会理事,2012-2013年度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Olin商学院会计系访问学者,2015-2016年在厦门市财政局资产管理处挂职。在《世界经济》、《会计研究》、《China Accounting and Finance Review》等权威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出版专著1部,教材1部(合作)。主持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中国会计学会重点项目、1项福建省社会科学一般项目,入选2011年度“福建省高校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主要研究领域:资本市场会计与审计、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公共财务与政府会计、环境信息披露。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裕民东路3号 京版信息港二层 邮编100029